今天是: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发布解读>信息公开目录>重点领域信息公开>预算绩效评价
大数据时代的财政绩效评价与创新
信息来源:荆州市财政局 | 发布时间:2019-07-05 16:07

2018年9月,中共中央、国务院发布了《关于全面实施预算绩效管理的意见》,明确提出绩效评价要“创新评估评价方法,立足多维视角和多元数据,依托大数据分析技术,运用成本效益分析法、比较法、因素分析法、公众评判法、标杆管理法等,提高绩效评估评价结果的客观性和准确性”。这一要求为我国财政绩效评价未来的发展指明了方向。

随着互联网、物联网、大数据和云计算等信息通信技术以及智能技术的发展,人类社会进入了“大数据时代”。大数据标志着人类在寻求量化和认识世界的道路上前进了一大步。过去不可计量、存储、分析和共享的很多东西都能够被数据化了,拥有大量的数据为我们认识和理解世界打开了一扇新的大门。这对以人类集体行为作为研究对象,以数据的搜集与分析为主要特征的财政绩效评价工作来说,毫无疑问会产生重大的影响。

2018年9月,中共中央、国务院发布了《关于全面实施预算绩效管理的意见》,明确提出绩效评价要“创新评估评价方法,立足多维视角和多元数据,依托大数据分析技术,运用成本效益分析法、比较法、因素分析法、公众评判法、标杆管理法等,提高绩效评估评价结果的客观性和准确性”。这一要求为我国财政绩效评价未来的发展指明了方向。为此,我们需要从以下五个方面研究和分析大数据带给财政绩效评价的一系列重要影响和变化。

第一,收集和利用所有数据。随着大数据技术日益成为日常生活的一部分,我们在财政绩效评价中将会收集和利用所有的数据,而不再仅仅是一小部分的数据。过去,由于记录、储存和分析数据的方法有限,我们只能通过随机抽样收集少量的数据进行分析,以求用最少的数据获得最多的信息。当今,感应器、手机导航以及各种社交网络及服务网站被动地收集了大量数据,并且,计算机还可以轻易地对这些数据进行处理。也就是说,我们现在可以收集和利用过去无法收集到的大量的信息。更为重要的是,我们将不再需要依赖于抽样调查了。虽然在某些特定的情况下,我们依然可以使用样本分析法,但这将不再是我们分析数据的主要方式。而且,我们会逐渐抛弃样本分析。

第二,创新绩效评价方法。如果将大数据时代之前称之为“小数据时代”,那么由于受技术条件的限制,人们获取全面的数据相当困难。为此,我们常常通过分析与政策相关的少量数据样本,来探求政策效果以及政策与效果之间的因果关系。大数据时代,由于人类行为的数据可以被系统性地、规模化地掌控,因此,我们第一次有机会和条件可以收集和使用全面的、系统的数据,获得过去不可能获得的信息和知识,从而可以立足多维视角和多元的数据,依托大数据分析技术,更为准确、高效地预测政策实施的效果以及政策与效果之间的因果关系。不仅如此,还能够准确衡量政策的全部成本,甚至包括那些没有反映在政府预算中的政策对社会所产生的成本代价(包括机会成本)。这意味着,大数据时代,政策的成本效益分析也将变得更加容易和可行。

第三,拓展财政绩效评价的范围。“小数据时代”,由于技术条件、经费等的限制,许多政府政策与项目以及部门整体支出等均无法全面纳入绩效评价的范围。大数据时代,尤其是各种社交网络、电子商务与移动通信把人类社会带入了一个以“PB”(1024TB)为单位的结构与非结构数据信息的新时代。在云计算出现之前,传统计算机是无法处理如此大量并且不规则的“非结构数据”的。以云计算为基础的信息储存、分享和挖掘手段,可以便宜、有效地将这些大量、高速、多变化的终端数据储存下来,并随时进行分析与计算。因此,许多的(甚至全部的)政策与项目、部门整体支出等都能够纳入绩效评价的范围。不仅如此,对于重点的政策和项目,也能够容易地开展事前、事中和事后的全周期绩效评价。

第四,提升绩效评价的公民参与水平。参与性和透明性的原则是开展绩效评价的两个重要原则。大数据时代,由于在网上发布政策的绩效评价结果,将会吸引一大批对这个问题感兴趣的各界人士参与到政府制定政策的过程中来,足够多的眼睛,将会使所有的问题都无所遁形,更多的问题将会被发现,更多的细节将会被讨论,更好的方案将会被激发。此外,通过发布这些数据,政策的执行效果能够被量化,各个地区之间很方便进行“事实对比”,新的政策如果有效,很容易在全国范围内被接受、复制并推广,从而推动形成一种良性的“政策竞争”氛围。

第五,充分发挥绩效评价的作用。财政绩效评价的一个主要作用是辅助公共决策。进入大数据时代,公共决策最重要的依据将是系统的、成片的、动态的数据流,而不是个人经验或长官意志。财政绩效评价作为一个有效的绩效信息反馈系统,它能通过事前、事中和事后的绩效评价为公共决策提供所需要的系统的、成片的和动态的信息,也就是说它可以辅助公共决策。

2007 年,雅虎的首席科学家沃茨博士在《自然》上发表《21 世纪的科学》一文提出,得益于计算机技术和海量数据库的发展,个人在真实世界的活动得到了前所未有的记录,这种记录的粒度很高,频度在不断增加,为社会科学的定量分析提供了极为丰富的数据。由于能测得更准,计算得更加精确,他认为,社会科学将脱下“准科学”的外衣,在21 世纪全面迈进科学的殿堂。这意味着,作为一门社会科学,政策绩效评价也将脱下“准科学”的外衣,更为准确、高效地研究政策的效果及效率,从而帮助政府“用定量分析、实证研究的方法来治理国家”。

打印|关闭